仅以此文送给那些已经迷失以及快要迷失的Gay们,同时也希望对某些直男女们能有启发

(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希望能对学弟/学弟的学弟/学弟的学弟的学弟=_= 有所启发)

这几天心情不是特别爽朗。究其原因,还是和一些朋友的谈话让我再度陷入了一些不必要的深思。

至于触发点,是那天看到豆瓣儿上有人发了一句状态:既然我們只活一次 為什麼不做最喜歡的自己。

这句话看似简单明了,也没什么过多的需要纠结的东西,然而其背后,倒是有着许多让人难以启齿的悲凉。

记得之前写那篇关于讨论Gay的审美观问题时,就是以和好朋友的争论结束,结果这次几乎又陷入了同样的境地。

朋友在微信上传给了我一张照片,说此人和我相貌极为相似,除了身材不一样外。我打开图片之前就已经有所心理准备。果不其然,又是所谓的名媛长相——络腮胡,近乎圆寸的发型,身材健硕,etc (可以继续罗列,但是我不想罗列了)。随后他说,你应该赶快健身,练成这样,然后胡子稍微再留一留,就会更美了。

我遂不高兴了起来,为什么我要让自己成为别人的样子?为什么我必须要那样子才是好看的。为什么我必须要去符合一个个所谓框架化的审美观?

某晚参加了一个美国回来的朋友的接风派对。与派对者若干gay以及少量女人。当时出席了两人,也是典型的“名媛”长相(不要再问丁斯特什么是Gay的“名媛”长相了,请参考上文),顿时成为了全场焦点。我坐在一边儿发呆。派对结束后,给男朋友形容那两人的长相,一时语塞,甚至脑海里完全想不出他们的长相。最后就以典型“名媛”配备草草收场。男朋友倒是挺感兴趣,觉得很美云云。

这时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人们开始趋同审美观的时候,还要要求周围身边不同的人都向着所谓的审美趋势去改变呢?为什么人们并没有乐于接受自己呢?

这么说话其实有点儿偏激:很多人当然是本来就中意于这样的状态——每天出入健身房/在社交网络上发一发自己的各种照片,以及吃饭的照片,以及旅游的照片,以及随便什么的照片/

我所诟病的只是究竟有多少人真正意义上的在享受并且能够负担这种生活所带来的一切。以及又有多少人是真正的享受这个所谓蜕变的过程而不是痛苦的麻痹自己说,”不过我必须这么做,否则就脱离了大家的要求和标准”呢?

不知道谁曾经告诉过我,说,已经没有比做Gay更离经叛道的事情了,干嘛还害怕和别人不同。然而这世界变化快。这年头不说自己是Gay都不好意思用Macbook,出入个画展,当个设计师,做个小清新。LGBT群体自己给自己打标签的速度比外界给我们打标签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不同标签之间相互诋毁相互瞧不起,真的是看的我都觉得血淋淋。大家还看什么甄嬛传啊,明明就是自己的生活比甄嬛传不知道血雨腥风了几十倍。

有的时候就在想,这究竟是人类的通病,还是非主流文化小群体进化出来的一种生存模式呢。某日一个朋友在微博上转发了一篇关于现在的Gay怎么看怎么像的段子,我深表同意的同时,和他讨论其背后的原因。他给了我这么一段话,让我感触良多:朋友在微博上的回复:单眼皮和双眼皮只是隐性基因和显性基因罢了。但是基佬被主流社会的娘炮刻板印象弄怕了,现在要搞得比直男还直男才满意。国外的同志嘉年华类型就很多,国内就是秀肌肉,秀肌肉,秀肌肉。

这么一说,倒是让我觉得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其实对于LGBT群体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是对于自身的认同。我周围就有无数这样的例子,即使长得按照哪方的审美观都不难看的人,为了一些所谓的当下审美标准,成天自怨自艾。倒是让我看了也是难过的不行。更何况所谓的美丑不过是一幅皮囊,终究也是有不管用的时候。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时候就有人跳出来说,我是在做卫道士。原因是我的长相已经比很多人都好,大有一副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情状。然后我也只能语塞,似乎这年生,最好的做法就是闭嘴,然后看着大家每每谈论起各种事物的时候,只要赞成就好。

这个圈子的生态怪谈,真的让我不寒而栗。

记得爸妈在我出柜以后最担心的一点,就是我陷入一个非主流文化的洪流后,无法认清楚社会的大环境,然后形成一些偏激的价值观。现在看来,父母的担心还是非常有道理的。我经常诧异于一群Gay们在一起聊天的话题的局限性。你不能谈论任何所谓的严肃话题,否则大家就会说你清高或者装逼。我其实是一个喜欢政治的人。然而身边的朋友真正能够聊这个话题的人真是少之又少。每每开始这个话题的结局就是话题快速地被岔开。连男友也让我不要自讨苦吃。

可是为什么人们这么急于往自己身上贴标签呢?肌肉,短发,胡子,可爱,阳刚,娘,Top,Bottom;这些本来那么中性的词汇,现在直接变成了相互连接的前菜和主食。每每想来,还是让人汗颜。

现在想来,独善其身最难做到,但可能也只能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