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离校之前

天亮了就要回家了,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微博人人神马的已经刷不出东西了,貌似只有我醒着,床单被套通通拿去洗了,于是我只能熬个通宵,留一点点倦意在火车上睡觉,省得漫漫旅途无所寄托。

这半年是大学以来最闲暇的时间了,九月底决定了将青春继续埋葬在浙大,之后便一直碌碌无为,每天以毕设的名义跟着师兄做实验,其实也就是打打下手跑跑腿,脑子是没怎么动了。安静下来的时候就觉得真是可惜,这么大好的青春时光啊,不用来谈恋爱却用来发呆,真是暴殄天物。噗,但其实也不全是这样,恋爱向来一个巴掌拍不响,不是想谈就能谈的,一个巴掌能拍响的是耳光好么!

晚上走在路上还在想,好好地怎么就突然只剩下半年了呢!我还总恍恍惚惚之间,以为自己是冒刺论坛的新人,殊不知,楼主注册论坛的ID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三年啊,UID猛增了一万了,西野貌似也算是老骨头了,只是活动得少,倒也自欺欺人,觉得自己还好羞涩似的。三年过得好快,潜水了两年,自爆了两次,然后零零碎碎回一些帖子,认识一些人,参加一些活动,就是第三年。

三年来,慢慢看到自己在改变,一开始是不愿意和基友有太多的接触的,认识基友的目的也就是很赤裸裸的为了结束单身,但后来就渐渐不一样了,开始愿意静下心来去了解别人,开始愿意让别人走进自己现实生活,成为生活中的好友,甚至挚友,而不是非常功利地想谈恋爱。从一开始对自己是基佬这一事实讳莫如深,到后来慢慢变得坦然,到如今,已然觉得,性取向这件事,你若来问,我必如实相告,你若不问,我也不会主动去说。至于那些喜欢暗地里怀疑的人,那便去怀疑个够吧。仅此而已。

两年前和最最亲近的女孩出柜,女孩欣喜若狂,说她终于认识了一个gay了,甚是开心。从那时起,她便更加肆无忌惮地靠近我,时而关怀,时而八卦,时而撒娇,时而吐槽,她似乎吃定我了,她觉得我像她的亲哥哥,不会爱上她,却可以光明正大地关怀她,包容她,爱护她。事实上我确实在她生活中也就是这么个角色,什么事情只要她撒个娇,讲几句话软磨硬泡,我便一定会从了她,不管是去哪里玩,哪里吃饭,我都不会拒绝。她是学校某个剧社的,她喜欢演话剧,我答应她,凡是她的戏,有一场我捧一场。在她谢幕的时候,我送过花,送过糖果,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后来她有了男朋友,他很优秀,她常跟我说起他们之间的甜蜜记忆,我听得很入神,很羡慕,也很自卑。我曾经一度很迷茫,我是不是被掰直了?我后来问她说,你就不怕我装gay泡妹么!她斩钉截铁说,“不可能,你不可能装的那么像!”于是我便也无话可说。

直到个把月前,从绿茶吃饭回来,我和她走在龙井路上,她挽着我的手教我唱歌,唱那首“从小爷爷对我说,吃水不忘挖井人”,那个时候,真心觉得,这些日子她带给我的温暖和快乐,是旁人断然做不到的。只可惜我是爱不上她的,我也慢慢明白,我仍旧是弯的,己之所欲,常施于人,我对她的好,就像是一种角色错位,是因为我也渴望有人待我那般,只可惜我的生活里终究少了那么一个“他”,于是乎我迫不及待的演起来那个“他”的角色,而她一不小心成了我的配角,而我也在这样的错位中,找到了一丝丝的安慰,大抵应该就是这样。

那日腊八,一大早跑去香积寺,领了腊八粥,之后就在寺内潜心礼佛。礼佛之人本该求六根清净,我却在菩萨跟前许了三个愿望,并虔诚三拜、问讯。那日下午,知道三天竺、中天竺和上天竺都开着,于是就也跑过去祈福。同样是那三个愿望,同样是虔诚三拜。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如若有一种关怀无关恨爱,报与无报已无关紧要,这样的关怀还该有不该有?我曾经喜欢你,暗恋你,爱上你,而今却早已知晓彼此不可能成为恋人,然而此刻我的心确实很安静,却真心不愿意对你敬而远之,我依旧对你好,依旧关怀你,关注你,我不需回报也不会心痛,如若这样的关怀让我快乐,我能否放纵自己继续下去?我想我会做下去。总不能因为自己不被关怀,就忘了关怀别人吧。

零零碎碎说了一大堆,脑子糊涂了。天快亮了,各位早安,求祝一路顺风。最后自爆一张增加点人气,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