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有回响

我从南方的城市往南方走 他们说杭州每年只有一场雪 风风火火 如约而至

在此之前 他们绝口不提

在此之前 我深知日子是逆着时间的行走

我常常一个人去湖边 静静地看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倒映在湖面 对于现在的生活 说不上喜欢 但我相信 湖面下的城市同样循规蹈矩 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各自的久别重逢

我常常一个人倚靠在天桥的栏杆 耳边是断断续续的车笛声和呼啸而过的风声 对于现在的生活 说不上喜欢 但我相信 栏杆见证情人的分分合合和朋友的好聚好散 每分每秒都囊括死去活来

条条大路汇集在我所站立的城市 千千万万的人以梦想的名义 蜂拥而至 我同时看到血淋淋的斑马线和有始无终的感情

人年轻的时候大概不会后悔 因为泪水中间加盐往往弄伤双眼 双眼还要用来围观世界的热闹

人老的时候大概不会怀念 因为夜里埋伏了太多的恶意 对着泛黄的窗帘自言自语 世界转得飞快


我从南方的城市回到南方 遍地都是刚刚过去的冬天留下的证据 我没能赶上最后一场大雪 我赶路赶时间 最后只赶上了错过

在这之后 我们看着来年的雪花瑟瑟发抖 心照不宣

在这之后 他辗转不同的城市追赶当时落下的时间

逢场作戏的友好 我已经受够了 但是我始终不能斩钉截铁地离开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 我们都会被这断章取义的世界撕得稀巴烂 每个人都支离破碎 每个人都自身难保

我唯一的衬衫是深蓝色的 就像很多人的骨头一样 阳光洒满全身 夜里挂起衬衫 梦里回忆白天 在惺忪里对所有人视而不见 我追逐星辰 也被星辰追逐 我扑灭篝火 跳海而亡 我知道 我们的爱不见天日


他是个很随意的人 随意地出现 随意地离开 我很羡慕他的自由自在 同时我对他的铁石心肠感到万分恐惧

最糟糕的时候 我甚至觉得街边的馒头都奢侈得可怕 当时我只想着离开 关于南方 我能想到的全都是他 我只想呆在南方 我知道 没有他气息的城市 我活不下去 朋友都说我浑蛋 我只在喝得烂醉如泥的晚上胡说八道 说我爱他 说往事历历在目 说未来暗无天日

遇上他之前 我是个好人 爱情原来是这么不堪入目

他说他已经决定要离开了 我没有执意挽留他 他也没有一句话暗示会带我走 但是我知道我并不是被抛弃了 我已经拥有了自由 能抛弃的 现在只有每时每秒的自己了

我听过一句话 若没有我依旧安眠 说明两人无需明天

我是个记日记的人 他走后再没能好好写字 时间停在那天 有的话不该说明白 千言万语在心如死灰的时刻 自然而然变得惜字如金


我们此消彼长 我们两败俱伤 我们同归于尽

我还没有走过杭州的所有的街道

我还在等今年那场风风火火 如约而至的大雪

新建的地铁二号线会有人来来回回 邮递员发了三次短信 南山路的梧桐是不是已经光秃秃一片了 这是我对这座城市最后的印象 我想去杭州大厦的顶楼俯瞰整座城市

无论这个城市里有多少人 每天为了生活东奔西走

无论这个城市里有多少感动 随时随地地催人泪下

但是他已经离开了

无论他在不在这座城市 我知道 早晚他会回来 我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