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座城,吻别一个人

1992年的冬天。

2015年的开始。

我在这城市生活了22周年。

惭愧的说,却从未有走出过这座城。心中有座围城,围住了心,因为那里只能守着你。

眨眼间,在这街道巷尾穿行了20多年,已然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好多来自其他地方的人们,都会因为这里的变化无常,而心酸吐槽。一座春意短暂,秋风凛冽,夏日烫人,冬天阴冷的城市——我在这里,杭州。

“这城市那么空,这回忆那么凶。”都没好好浏览过你。会嫌弃在各种节假日的时候,你路上的拥挤。可是你还是一直这么的悠闲淡定。等候着我们去观赏你的美态。你有你的骄傲,我深感自豪。

那年,他来到我的城市,而我仍旧是个孩子,在一年级的走廊里上窜下跳。那时的我,还未曾走过这里的一切。记忆中黑白多于彩色的围城,钱塘潮水的汹涌,曾多次冲破堤坝,淹没江边的房屋。曾害羞自己的贫穷与笨拙,却望着都市在自己这么一个落后之人面前,逐渐长大。曾就读过的幼儿园,翻新了一次又一次,那时站在楼顶望着对面小学的学长们。几年后,站在走廊里的学长就成了我。初中也在年岁里,又将消失殆尽。坐上一辆公交车,游遍这大街小巷,我踏出了那块区域,去放眼城市的另一端。

“我飞到城市另一边,我飞了好远好远。飞过了灰色的地平线,飞过了白天黑夜。

我飞到城市另一边,我飞了好远好远,飞过了蓝色的海岸线,飞过了我们的昨天。”

延安路上也并列起了三家银泰城。地铁线也将东边的下沙与南边的萧山连成了一脉。钱江新城的繁华。杭州图书馆的海纳百川。斑马线旁的礼让。吴山广场的牌坊终于没有经得住岁月而倒了。

凤起路上,杭高的红墙黑瓦,映衬着飘落的樱花。你的绿树成荫与冬日白雪,都是那么的让人流连忘返。良辰美景奈何天。

沿着十字路口,通往西湖的水。可笑的是,他一直吵着无聊的时候可以去西湖边走走,却被我的懒散给打消了念头。最终泛起的是自己泪水。断桥,断了情愫,残雪,残了时光。

西溪且留下。这几年,一直住在城西,也对杭州也更加熟络了起来。毕竟长大了,脸皮的厚重与情感的迸发也与时俱进。如果给我选择留下的机会,我的确会毫不犹豫的说我会留下来一辈子。其实任何人都会对自己的故乡产生亲切的留下之情。留下,留的不仅仅是因为熟悉,更多的是,爱过。

能在我爱的城市里遇见我爱的那个人。那一刻的心动不会是假。也不曾后悔每一段的经历。这城市就这么小,小的我在哪里都能遇见他。曾经肆无忌惮的去放浪形骸,却始终是害怕孤独患者的寂寞空虚。冬季放声大哭,只显得萧瑟更凄凉。那一时,我说过,多么希望这一辈子能浓缩在这一小时里,感受他手掌的温度,感受着城市的温暖。多么希望这一小时能放大到这一辈子,牵着手的幸福,因为我们在杭州。194公交车上的起起伏伏,心动的感觉就如同这样,上下波动。那时夏夜的蝉鸣,我们坐在玉泉的毛主席像前面,轻轻的倚着,闭上眼睛,沙漏倒流。

“水一般的少年 风一般的歌 梦一般的遐想 从前的你和我 手一挥就再见 嘴一翘就笑 脚一动就踏前 从前的少年 啊~漫天的回响 放眼看岁月轻狂 啊~岁月轻狂 起风的日子流洒奔放 细雨飘飘心晴朗 云上去云上看 云上走一趟 青春的黑夜挑灯流浪 青春的爱情不回望 不回想不回答 不回忆不回眸 反正也不回头”

这日子,每次外出,都会和北风来一次拥抱,和暖阳来一次吻别。光与影的结合,在流金岁月里的浮现,在照片中的惬意,在印象中的美丽。印象城开了,城西银泰开了,万达广场开了,阿里上市了,西湖申遗成功了,奥体中心建了,天德池火了。潮水退了,西湖静了,落叶散了。

“人生,就像1号线,你从这里上车,他从那里下车,有缘自会相见,无缘只是道不同。

爱情,就像西湖龙井,悦目动人,滋味甘甜;入喉微干,却让人欲罢不能。

困难,就像西湖隧道,开了进去就不能调头,坚持下去,阳光就在前方。

事业,就像杨公堤,总有上坡和下坡,过了倒也是种惬意。

理想,就像三潭印月,听说过,看到过,但从来没有摸过。

生活,就像西溪湿地,阡陌纵横,曲曲折折,别说容易迷途,掌握方向,八方皆路。

青春,就像太子湾,或萧瑟,或青葱,或严寒,或炽热,它总有自己的色彩,美到不能忘。

婚姻,就像断桥,只想在这条孤独的路上,能有一个人相伴到岸。

时间,就像钱塘江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过了这一生,就不会再有。

所以,跑遍了杭州,也就明白了这一生。”

——《在杭州混久了,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