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上海

仔细想想爱上一座城之于我似乎是太难展开的话题。生活过18年的南方小镇太过熟稔,林林总总的回忆大多是波澜不惊的生活乏善可陈;生活了两年的杭州又太过生疏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展开记忆的细枝末节。那么还是描绘一下那个有过几面之缘回忆不多却够厚重的上海吧。

初次去到上海像是打开了崭新世界的大门。水泥丛林无限生长、路上行人神色匆忙,川流不息霓虹不止,才发觉小镇生活太过于安逸。那时年幼的我向往有一天能够走出小镇往更广袤的世界进发,而上海就刚好附在这梦想萌芽的起点。当时觉得能在那些摩天大楼工作大概就站上巅峰,是最幸福的事。

数年后再踏上北上的列车重游故地。那些小时候的梦想早已参天,树荫下的我欣羡文字中上海灯红酒绿的生活,和密友幻想着那些我们力所不能及的夜夜笙歌。我们把上海的轨道交通背得比小镇的公交线路还熟。拜金也好,媚外也罢,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把那些纸醉金迷奉为教条,仿佛那些才是生活的全部。

后来上了大学,也渐渐发现生活不再是靠父母撑着的万事如意,很多生活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一遍遍走过静安的街道才发现上海骨子里有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市井味。静安别墅附近高楼林立围住弄堂里的生活气息,像是仪表堂堂的偶像剧男主操着上海话跟你聊起了家长里短。我惊觉这才是上海。上海的过去和现在不过一墙之隔。上海用光速的经济增长粉饰过去的没落,仿佛伤痛还没来得及哭出声就被硬扯出笑脸。我才发现上海有一种挣扎,而我似乎还没做好把没能实现的梦想像其他人埋葬在其中的心理准备。

可我还是爱上海的。我爱那种每天吞吐千万辆车的气象,相对于上海,香港的羊肠小道未免显得太过逼仄。我也爱地铁里充满辨识度的生冷,有趣的是那种冷能给我一种温暖的安全感。我还爱外滩的梦幻江景,毕竟那是我最初爱上的地方。以及那些紫色霓虹的高架桥,彼此纠缠绕出手心的生命线。

上海之于我是位遥不可及的佳人。她摇曳生姿地扬起巨浪淹没千万人的梦想,而我却甘愿这一世的泅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