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行至上海

仔细想想爱上一座城之于我似乎是太难展开的话题。生活过18年的南方小镇太过熟稔,林林总总的回忆大多是波澜不惊的生活乏善可陈;生活了两年的杭州又

必有回响

我从南方的城市往南方走 他们说杭州每年只有一场雪 风风火火 如约而至 在此之前 他们绝口不提 在此之前 我深知日子是逆着时间的行走 我常常一个人去湖边 静静地